当前位置: 麻步皇仓门户网站 > 文化> 归义军杂谈:张议潮与他的佛(上)

归义军杂谈:张议潮与他的佛(上)

发布时间:2019-11-05 17:16:29 人气:3830

这篇文章是历史事件的独家原稿。未经授权严禁复制。

|桂一军杂谈/周四更新/竹鼠(写作)|

大唐中年时,年轻的张艺超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师——吐蕃大法师法成。

此时此刻,把吐蕃赶出河西的未来多灾多难的英雄张艺超,仍然对他的历史使命一无所知,更不知道他会在中国历史上写下很多东西。他的老师法成没想到他会翻开敦煌佛教史上的新篇章。

公元800年左右的敦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东方佛教之都:这座城市位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紧挨着丝绸之路的节点。早在西晋时期,它就已经是东西方文化,特别是佛教文化的重要交汇点,佛教文化在传播到中原之前就深深扎根于此。隋唐时期的辉煌繁荣带来了大量中原高僧学者和官员来到敦煌。根据唐朝的诏书,敦煌在高宗和梧州时期相继修建了一座又一座官庙:大雁寺、开元寺和龙兴寺成为敦煌讲学的主要场所。敦煌僧人为武则天复制了“大云静姝”和莫高窟的北方形象,这使敦煌佛教在海上闻名并一度兴盛。

敦煌雷音寺

张一超出生时,虽然敦煌及其附近地区已经落入吐蕃帝国的手中,但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佛教吐蕃人包围敦煌城十年没有强攻,不是因为他们打不过小敦煌,而是因为他们不想破坏敦煌积累的佛教成就。不仅如此,吐蕃人在敦煌定居后,他们从凉州、苏州等地带来的汉族僧侣和官员反而充满了这座城市的文化血液,使敦煌获得了更多的佛教经典,敦煌的佛教事业达到了历史的顶峰。

即使像张艺超这样的人物也无法摆脱它在这座充满空门的城市的影响。年轻的张艺超崇拜高僧佛法并成为老师后,开始在寺庙里学习。虽然它包含了汉字的经典,但更多的仍然是佛教的知识。敦煌遗物中有一首“无名歌”和一部“大乘米芾经”。书的结尾是一些被提名的词,如“学生张艺超写的”或“清代信仰佛教的弟子张艺超写的”。这表明年轻的张艺超曾经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张艺超的佛教渊源不可避免地给他带来了反叛政权,后来他从一开始就代表了一层佛教——公元848年,张艺超在沙州起义,赶走了吐蕃寿江节,把沙州带回了汉族家庭的统治之下。然而,他的老师,作为三藏大法门的法师,并没有被他赶走。不仅如此,张艺超还敦促老师们留下来,为自己和新的反抗政权做出贡献。

事实上,张艺超的举动并不仅仅源于他对佛教的信仰。作为一名政治家和领导人,他想考虑的一切都离不开对当前形势的判断。

壁画中的张艺超

在像敦煌这样的城市,没有任何宗教能与空门相提并论:道教在初唐时期很受欢迎,现在已经消失了。摩尼教信徒几乎消失了;很少有景教寺庙和他们的信徒能够与佛教抗衡。在河西的这一部分,佛教占据了文化圈。

敦煌远离故土,避免了交朋友和交朋友的困难,在中唐和武周时期保持了对佛教的依赖,在这个小小的敦煌城市产生了庞大的佛教力量、大量的僧尼和大量的佛教信徒。主要寺庙的财产和煽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为了在这种背景下建立立足点,反抗政权必须找到一个强大的制高点来平衡与敦煌佛教界的关系——张一超已经找到了这个人,即他的老师,敦煌高僧和法成大和尚。

我相信法成和尚不可能想到这一点,但他仍然选择和他的学生在一起,并开始为敦煌佛教做出贡献...这时,应该是归义军的佛教事业。

惠昌法律困难时期,中原佛教遭受了巨大打击。敦煌远离中国中部,佛教势力得以保存。

从自大的第九年开始,法成开始在敦煌开元寺传授瑜伽老师经。从那以后,它一直持续到他在大众十三年末去世。在此期间,他接待了许多倾听的弟子,其中大多数是敦煌乃至沙州佛教的骨干。

起义军成立期间,沙州政局仍不稳定。当时,社会动荡不安,各种事故随时都会发生,给张艺超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然而,由一位高级僧人德德(Dede)持续授课,无疑会吸引大量佛教信徒和寺院的注意,肯定会对社会稳定大有裨益。

张艺超没有让老师失望,法成也没有让学生失望。这两个人手拉手,一个负责政治,另一个负责文化,使得突然出现在大浪中的小船——桂一军顺利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作为与佛教团体合作的回报,张艺超一生都非常支持佛教事业的发展,此后归义军与佛教团体的联系更加紧密。

法成死后,张艺超稳定了动荡不安的沙瓜国,并开始整顿内部事务,包括僧尼秩序。他建立了一个由所有僧侣领导的秩序系统,并登记了他管辖的16座寺庙和3个佛教洞窟的僧侣和尼姑人数、永久居民和财务状况。同时,他向佛教团体承诺,他将保护寺庙财产不受侵犯,以赢得空人们的心。

图为泾川大云寺。大云寺作为吴周朝的标准寺庙,保存在全国各地。其中,敦煌是代表。

不仅如此,在张艺超执政期间,佛教文化交流也是与中原大陆沟通的重要方式之一:长安是玄宗和宗彝在与长安交朋友困难后复兴佛教的时期。归义军政权顺应形势,从敦煌派遣众多佛教学者和高僧到长安与内地佛教团体建立联系,并向遭受苦难的中原空门提供大量经典赠款。例如,在《宋高僧书》和《唐代史静西明寺程恩书》中,记载“自然,白法书伦和晁”是在西方土壤中重新书写的...西安四年三月中旬,西凉和尚法信精通此道,他把这本书交给我们的使者张艺超,表示感谢。”另一本《旧唐书》记载,仙童七年九月,沙周僧云演金演奏了长安的《大乘百法明伦》等佛教经典。

长安与敦煌佛教的交流无疑促进了长安佛教的复兴。同时,它也为敦煌佛教界注入了一种新鲜的中原佛教文化,这种文化与中原佛教界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必将为敦煌佛教界的发展创造活力。

归义军政权对佛教发展的帮助还没有结束:张艺超于公元867年进入长安,再也没有回到敦煌。他的侄子张淮·沈接管了归义军的最高权力。像他叔叔一样,张淮·沈本人也非常支持佛教的发展。

《敦煌石窟》记载,在张淮统治时期,他曾经在莫高窟的北面修建了一个额外的图像,并在北面修建了自己的功德石窟。作为一个虔诚的佛陀崇拜者,张淮·沈可能比他叔叔做得更多。因为就连张艺超自己也从未如此热衷于修建佛教洞穴和寺庙。

莫高窟北像

张淮根深蒂固的佛教事业被达摩城的弟子们接管了(所以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我的声明在归义军的佛教事业中翻开了新的一页)。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叫法海和法京。

根据《京明静钟凯史超》一书的记载,两人合作在敦煌市讲学,继续他们的教师生涯。其中,法敬和尚在归义军的首都僧伽会中也占据最高地位。他还几次去长安讲经,这很受长安僧尼的欢迎。

直到现在,也就是张淮深度统治的中后期。敦煌僧人作为归义军中的一个特殊群体,既有文化启蒙的功能,又有引导人心的功能。他们不仅得到长安政府的认可,也受到高水平的归义军的尊重。作为僧侣团体的领袖,法成和后来作为所有僧侣就职的法京僧侣一样,在民间和政界享有很高的威望,甚至隐约可以与政府抗衡。在军事活动中,僧侣可以帮助叛军政府。

然而,有句谚语说:“如果森林里的木材很美,风就会把它摧毁。”一个和尚教派的基础虽然繁荣了一代人,但非常脆弱:被长安宫廷任命和欣赏是统一和尚教派的高僧获得声望的重要途径。然而,归义军与长安的关系跌宕起伏,非常脆弱。反叛政权的支持也是僧侣力量的主要来源。然而,这都是基于张氏统治者对佛的崇拜,未知也同样伟大。

因此,当崇敬佛教的张怀深于公元890年被杀时,敦煌佛教的发展迎来了一个由繁荣走向衰落的转折点。

论归义军

归义军:杀张淮·沈(上)

归义军:杀张淮·沈(中)

与叛军对话:杀死张淮·沈(下)

目标

这些照片来自互联网。

我喜欢这篇文章/作者,并在文章的最后表示我的支持。

这个账号是网易新闻网易的“各有各的态度”签约账号

你知道什么新故事吗?当你知道的时候告诉我

澳门美高梅